目前咖啡馆仍处于亏损状态

2020-07-25 03:05

爱塔咖啡一度在上海互联网圈子里积攒了一定知名度,鼎盛时期有6家团队在此孵化,但“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”的场面始终没有出现。陈虎将一部分原因归结为上海的产业集群仍不够集中,“在北京朝阳区一吆喝,就能叫出十几个做电影的;在中关村一吆喝,就能来一批做it的;但我们这一搞活动,最远的还得从莘庄换几趟地铁赶到杨浦来。”

担忧主要来自盈利模式。在决定开咖啡馆时,陈虎就知道前期会很艰难,但如果能吸引到足够的人气,就能像“车库”一样发展成一个撮合各种创新资源的服务平台,到那时这个“媒人”就能从“牵线”中收取一定费用。

提供创业服务,还是卖咖啡?自爱塔咖啡开张以来,就是摆在创始人之一的陈虎面前的难题。照他最初的设想,创业者买咖啡,爱塔卖咖啡支付房租,应该能转起来;可几个月下来,日子过得紧巴巴,“最艰难的时候一天赚不到100块钱。”尽管后来陈虎使出了浑身解数,可爱塔还是歇业了。

2011年底,“车库咖啡”在北京火了,各式讲座、知名投资经理的“坐台”,让创业者、投资人纷至沓来,经营蒸蒸日上。

无独有偶,差不多时候冒出来的创新咖啡、必帮咖啡等创业咖啡也面临着类似的生存困境。ic咖啡创始人之一谢志峰透露,目前咖啡馆仍处于亏损状态,靠着几个发起人的“接济”才能够勉强为生。

在许多人看来,爱塔咖啡是车库咖啡成功后的第一批效仿者。但据陈虎说,早在2010年底,他和一群做传统产业的朋友想要进入新产业,却苦于找不到项目,就想到了开咖啡馆这个点子。同期,想做创业咖啡馆的团队有十多个,但由于对前景担忧,迟迟没有行动。

理想模式遇到现实难题